李诞:对于死亡,我们心里早就准备好了!

时间:2018-02-11 11:10:13 作者:老王看世界 阅读: 3281 点赞: 23 分享: 99

因为《吐槽大会》一炮而红的脱口秀演员李诞,现在每天只工作不到4个小时。

给《吐槽大会》第二季写稿的人——也就是编剧,从李诞一个人变成了20个。两个编剧负责写一个嘉宾的稿子。节目录制前,编剧要开三轮“读稿会”;如果时间紧张,便压到一轮。读稿会上,每个嘉宾的稿子都被拿出来一句一句地念,遇到不好笑或很尬的梗,大家一起讨论着修改,当场改不出来的,定一个方向,会后关起门来,接着打磨,继续改。

现在李诞除了上台,只负责写自己的稿子,以及和两个首席编剧程璐、海源一起把关所有稿子。到了第二季,《吐槽大会》已经实现了工业化运作。

但“写段子”毕竟是个手艺活儿。李诞觉得让这门手艺工业化的方式,就是持续高强度训练。一直在写,感觉就有了,经验就出来了。

《吐槽大会》第一季,李诞自己写了大部分的稿子,他还得自己挑选嘉宾,然后到处飞,自己跟嘉宾谈,一个个地跟嘉宾对稿子。现在不用了,毕竟节目“红了”,他们再不需要一遍遍介绍节目的形式、风格和定位。

当然,还有一些明星主动找上来,想上这个节目被吐槽。

尽管每天只需要工作4个小时,这还算上了上通告和接受采访的时间,但这也没治得了李诞的失眠。「是我自己睡不着觉,跟工作没关系,我从小就睡不着觉。」,他对PingWest品玩说。

怎么企业家还不来?

《吐槽大会》的第二季,跟第一季有什么区别?

第一季《吐槽大会》再腾讯视频以接近15亿的播放量收官。随后,主创团队又以选拔新人为目的,做了《脱口秀大会》,李诞和池子成了明星,思文和建国等也混了个脸熟。观众们对他们的新鲜感减退,但依然有所期待。

《吐槽大会》第二季刚上线的时候,一些观众觉得节目的形式没什么变化,第一期主咖是伊能静,比起周杰、李湘和唐国强,笑点浓度被稀释,很多人开始在微博吐槽,说第二季不如第一季“好笑”。

「看这个会把自己累死。」李诞对PingWest品玩说。「他说一个具体的批评我当然要看,我觉得这说得有点道理,就吸收学习。他就说一个不好笑,我们怎么调整啊,只能说不好笑你就别看了。」

但变化是在发生的,而且很快就发生了。尽管不是完全按照观众的预设发生的。

《吐槽大会》第二季的第二期,网红papi酱做了主咖,这是第一次《吐槽大会》没请演艺明星当主咖。第三期请了郎朗、臧鸿飞和阿信等人吐槽音乐圈,第四期请了国足队长冯潇霆、林丹和黄健翔等人吐槽体育圈。

这是李诞从第一季就想尝试,但在当时做不到的事。

毕竟第一季刚刚出来,很多人并不理解这个节目是干什么的,有所顾忌,但演艺圈的人见得多了,比较皮实,对在一档节目上被别人吐槽以及吐槽别人的接受度更高一些。但到了第二季准备开播的时候,国足队长冯潇霆闻风而动,主动找过来要求上节目。

其实除了艺人、网红和音乐人体育人,李诞一直特别想请的,是带着光环的企业家们。

第一季《吐槽大会》结束后,李诞邀请了聚美优品CEO陈欧上《脱口秀大会》。陈欧一开始答应了,但临了放了鸽子。李诞倒一点也没含糊,在第二季的节目里指名道姓向陈欧开炮:「你丫反思一下为什么聚美优品总被人认为卖A货(假货)?是不是代言人出了问题?」

在另一档节目《脱口秀大会》上,李诞还吐槽「贾跃亭式的下场」,颇有反讽的味道:万人唾骂,众叛亲离,但是有钱。

第二季《吐槽大会》的节目组沟通过马化腾、罗永浩、丁磊和刘强东,但似乎并不顺利。企业家的包袱和顾虑,比艺人、明星、网红和文体界人士重多了。

「他们各有理由,但也没说死一定不会来。还没有特别适合的机会,我们等下一季」,李诞说。

红的动机很明确

尽管现在想跳脱演艺圈,但《吐槽大会》和它背后的笑果团队,确实是因为演艺明星红的。

《吐槽大会》脱胎于东方卫视的脱口秀节目《今晚80后脱口秀》,这是一档没什么存在感的节目。从2012年开播,到2017年停播,在微博上几乎没人讨论。最近一两年,这档节目在爱奇艺上的单期播放量大多为一两百万,与《吐槽大会》单期上亿的播放量相距甚远。

2014年,《今晚80后脱口秀》的主创团队成立“笑果文化”,第一个产品是线下脱口秀演出,但当时脱口秀这种艺术形式,普通人对它不甚了了。

几年前,一个脱口秀团队在线下小剧场组团演出,一场下来每个人才分6块钱。2015年冬天的时候,李诞和池子早年也在北京三里屯老书虫咖啡搞过演出,请了美剧和脱口秀网红“谷大白话”帮忙拉人,结果来了几十个人,都是谷大白话的亲朋好友。

这么做永远没个出头之日。他们决定把脱口秀演出综艺化,让大家更容易明白什么是脱口秀,再带动线下演出。

「《吐槽大会》是我们当时评估之后,觉得在所有脱口秀节目类型中,最容易红,最容易让大家一下子接受的。」李诞对PingWest品玩说。

在《今晚80后脱口秀》上,一群没什么名气的脱口秀演员讨论「大女人当道」、「强迫症减肥」、「人在囧途那些事」等等看似深刻有社会价值,但其实没什么爆点的话题。而在《吐槽大会》上,与郭德纲闹到满城风雨的曹云金、被鬼畜视频玩坏了的唐国强、长期遭受整容质疑的李小璐以及鼻孔表情包代言人周杰……无不带有热点的标签,就连主持人张绍刚也带有满满的「黑点」与「槽点」。

「我自己上台说段脱口秀,没人认识你,谁看啊,请一些明星来说,观众自然就知道脱口秀挺好玩的,有一个普及的工作。」李诞承认,第一季的嘉宾找得好。

借着这些满身「槽点」的明星,《吐槽大会》红了,李诞和池子红了。

「做节目肯定是为了红去的,红没红你都能预料到。」李诞想到了他会红,但也没想到他和他搞起来的这个脱口秀生意,究竟能有多红。

2017年年初,笑果文化第一届脱口秀培训营,只有430人报名,而2018年初的培训营,已经有1080人报名。

线下的脱口秀演出也被带动起来了。2016-2017年, 就有200多名脱口秀演员登上了笑果的舞台,平均一年600场演出,两年覆盖北上广深等城市白领近20万人。

笑果文化形成了一条脱口秀产业链:从培训营中选拔人才在小剧场中磨练,通过《脱口秀大会》放大新人的影响力,优秀的输送到《吐槽大会》——幽默被批量、工业化和可复制地制造。

成了一个批量制造幽默的人,李诞在这个过程当中,开始觉得自己具备了一种叫「掌控力」的东西,知道用什么样的节奏、语调和动作能够把观众逗笑。到了《吐槽大会》第二季,李诞终于开始享受在舞台上的感觉了,那种在镁光灯和众目睽睽之下,「我想让你笑你就能笑出来」的掌控感。

当然更重要的,是那种能够批量工业化生产幽默感的能力。

深刻是一个副作用

《吐槽大会》是个抖机灵的节目吗?至少,在第一季节目有过这样的争议。

李诞并不太在意外界的评价,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节目的进步:「第一季和我第二季最新的一段表演,一看就能看出来,就是完全是两股劲,就是已经变了。」

脱口秀一开始靠段子,后面越来越靠努力,李诞信奉一万小时定律,哪怕是创作段子这种手工艺活,他也相信积累够多,感觉就出来了。

李诞在嘻嘻哈哈中把价值观自然流露出来——如果你够敏感,肯定能感觉到他的段子有态度在,不只是抖抖包袱那么简单。

比如,《脱口秀大会》中他把在草原上方便的经历写成段子,讽刺文艺青年们逃离北上广,向往田园牧歌的不切实际;在《吐槽大会》第二季中,以「比他(魏大勋)演技更差的小鲜肉,我们就请不起了」吐槽娱乐圈小鲜肉乱象。

「但是这不是我们主要的追求,我们的主要追求是好笑。」

幽默应不应该深刻、讽刺、洞察?李诞曾在《脱口秀大会》里讲过,读到鲁迅的《立论》,觉得幽默应该是这样的,要追求高级的幽默,但尝试写了一些段子发现没人笑,陷入自我怀疑。后来在东京看了一段街头艺人的表演,有了新的认识:幽默不用高级,不用深刻,好笑就可以。

李诞告诉PingWest品玩,「以我对大众娱乐和文化的理解,深刻不是追求出来的,而且深刻可能是一个副作用。」

但他承认自己有理想的包袱在,但他不愿意在节目中表现出来。

作为一个曾经的文艺青年,文艺青年们的所思所想他都经历过。那个时候,他的段子在网上火了,很多人关注他,他却不愿意被不喜欢的人关注,回想起那个阶段,李诞称之为弱智。

李诞说,自己不太信任那些总是在说要怎样怎样的人,连自己这么说都不信任。考察看一个人,还是看行为,理想主义者不是说出来的。他甚至觉得,天天说自己有理想,很傻。

李诞坚信的是: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的精神气质都是藏不住的,所以你也不用去刻意表现。你可以去弄,大家也会对你有误解,你较劲也没有意义,你去较劲说你不要误解我,我不是,我是什么什么,特别蠢。随便让他们误解去,你去做该做的事,慢慢就对了,这需要时间。

创作的时候,他不刻意想深刻、态度,只想一件事:这一集节目一定要精彩。

在高强度的创作、打磨中,段子很难让李诞发笑,但他却越来越能感觉到什么样的段子能让观众们笑。他的乐趣不是段子本身,而是技术在进步,段子写得越来越好,而且他相信以后会更好。

李诞把自己的现在的状态形容为「一直干活」,他乐此不疲,外界的变化很难影响到他,包括成名——他认为那些成名后有偶像包袱或者特别自以为是的人,很傻。

他现在更尊重专业,相信职业精神。

面对赞助商的各种琐碎甚至无理的要求,李诞做了很多妥协,哪怕要求没法实现,他也要以专业的态度说服客户。「你专业做得好,你就可以要求别人妥协了,别人才能尊重你。这才是成年人的处世方式,而不是说我不妥协。」

在李诞看来,有知识分子情结的人面对妥协表现出一副委屈的姿态有点傻、有点蠢,「因为没有人逼你,就这么简单。这个工作是不是你自己选的,就我每次有这样的人我就想问他一个问题,有人拿枪指着你的头你不做就打死你吗?」

他不再刻意寻找意义和价值,在他看来,做本身就是意义和价值。「可能我的世界扭成这样,我才能快乐起来,可能我一直也很想寻找意义,寻找不到。」

「我的状态改变了,才能做出这个节目。」李诞现在坚信,给人带去快乐,没那么拧巴,拧巴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他不相信综艺节目要深刻才能长久,只相信市场的选择——综艺就是新的形式加好的内容,做了几季形式没有新鲜感了,换个新壳,把就的内容装进去。

他特别赞同马东在许知远节目《十三邀》中的一段话:梅兰芳当时也没想过深刻,他就是唱戏,很红,但最后时间长了,他技法够纯熟了,艺术就留下来,变成文化,就是深刻了。

《吐槽大会》会一直火下去么?这是所有综艺节目都不得不面对的宿命和终局。

「综艺节目从做得第一天开始就是等死,没关系,做综艺的人,早就心里有准备了,我们再做新的节目。」

相关阅读
  • 徽县森林公安分局 深入开展“大走访、大排查、大整治”专项行动

    徽县森林公安分局 深入开展“大走访、大排查、大整治”专项行动

    2018-03-07

    正文近期,徽县森林公安分局按照全市的部署要求,紧密结合当地实际,由局长魏乾卫带队,先后到水阳镇新柳村、大河镇文池村、黑沟村、小河村、小地坝村、大堤坝村、白崖村,栗川镇龙洞村等林区,深入开展“大走访、大排查、大整治”专项行动及“扫黑除恶”专项行动。通过走访群众、座谈等形式,进一步排查涉林涉枪、涉毒涉爆...

  • 陕北民歌《妹子再好是人家的人》演唱:闫喜军

    陕北民歌《妹子再好是人家的人》演唱:闫喜军

    2018-03-10

    ...

  • 主帅生日:施密特51岁生日快乐

    主帅生日:施密特51岁生日快乐

    2018-03-13

    今天是北京中赫国安主帅施密特51岁的生日。施密特去年夏天从何塞手中接过国安教鞭,他曾在萨尔茨堡红牛和勒沃库森有过执教经历。...

  • 鱼钩虽小,但这里面的水真深!

    鱼钩虽小,但这里面的水真深!

    2018-02-03

    鱼钩是垂钓时的必备工具。鱼钩虽然小而简单,但是在钓鱼过程中却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与渔具的其他零部件相比,鱼钩更便宜。然而在选购时往往并未引起钓友们应有的注意与重视。重视鱼钩的作用,正确地选择和使用鱼钩,是享受钓鱼乐趣的一个重要环节。下面一些小心得分享给大家,希望能帮助到大家!一.鱼钩大小现在大家钓鱼...

  • 从潮汕传去泰国,这碗变味的“贵刁”又回来了

    从潮汕传去泰国,这碗变味的“贵刁”又回来了

    2018-02-10

    年会被豪气的boss带去泰国浪了一圈竟然在泰国吃到了潮汕粿条一时兴起点了份泰式贵刁独特的泰味瞬间点燃了本辣的食欲回来后,一路苦寻终于给我找到了一家敲正宗的泰国贵刁把曼谷考山路的贵刁粉搬回来了考山路是泰国曼谷一条网红路,那里聚集了世界各地的游客,去到考山路必然要打卡泰式风味小吃,贵刁粉就是其中一种via@Ale...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