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里的波涛——詹建俊革命历史画创作及转变“五”

时间:2018-02-05 14:29:30 作者:盛象堂 阅读: 5669 点赞: 50 分享: 59

第二章 詹建俊革命历史画的创作

第一节詹建俊创作的革命历史画

詹建俊是新中国培养的新一代油画家,在其艺术生涯中,人物画一直是其创作教学的重点。以文革结束的1976年为临界点,其创作大致可以分为前期和后期。前期的创作大多具有鲜明的时代主题,尤其是历史题材的绘画,成为这个时期的主要创作类型。

从詹先生读研究生起,就参与了苏联专家马克西莫夫的油画训练班,系统而严格的训练使其在五六十年代赶上建国后宏大革命历史题材绘画创作的热潮,以油画手法创作革命历史题材的作品。詹建俊这一时期的革命历史题材创作的作品有《起家》、《狼牙山五壮士》、《毛主席在农民运动讲习所》、《毛主席考察湖南农民运动》。

“马训班”[1]毕业之后,詹建俊选择留在董希文主持的第三画室担任助教,在第三画室董希文强调对中西方的诸多艺术流派兼容并包,并提倡思想的开放与风格的多样。董希文的强调艺术家主观精神情感的艺术主张,与詹建俊的艺术追求和趣味很是相投,由此,詹建俊通过一些老师朋友在五六十年代那个相对宽松的年代里,他有条件得以看到一些如马蒂斯、莫迪里阿尼等西方现代艺术家的画册,并开始对这些强调精神性、情感投入与纯粹、强烈的艺术语言所体现的艺术作品形式产生浓厚的兴趣并被深深触动。在这种风格的探索与影响下,这一时期,詹建俊创作出了一批与当时盛行的“苏派”[2]写实风格完全不一样的肖像习作,如《外语教师》、《渔家女》、《自画像》等等。

文革期间创作的《好得很》、《试看天地翻覆》等作品,这两件作品虽然不及前者影响力巨大,但也秉承了先生创作的一贯气质。

后期的人物画逐步摆脱宏大的历史题材、人物群像,向着单人像和个性化的方向发展。他曾广泛的在西部考察旅行,多次去了新疆、内蒙、四川、云南等地,积累了相当的创作素材。因而后期的作品中有很多的少数名族女性,充满了洒脱的诗意和不羁的热情。范迪安在文章中曾经谈到“70年代末在中国画坛刚刚恢复创作自由的时候,他的《高原的歌》以吟唱文化解冻与复苏的清新之曲赢得了广泛的共鸣。”[3]

纵观詹建俊先生的整个创作生涯,不难发现其作品风格壮丽雄健,气势流畅,充满了积极而优美的情韵。有人分析说这种气魄来源于先生本人的书卷气魄,方能调和雄壮与悠扬,使其跃然纸上。

在众多革命历史画创作的画家中,詹建俊堪称一个典型的个案,之所以说他典型,就是因为他不仅参与了各个时期的革命历史题材创作,而且能将自己的创作热情、艺术追求融入到涛涛的时代背景中,所以创造了自己的时代价值、艺术地位。研究詹建俊的革命历史题材创作,可以透视中国当代油画在表现革命历史题材中的不同特点,这种特点融合了鲜明的时代氛围,从而可以带给我们更多的启示。

1《起家》

1957年,詹建俊从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毕业,毕业创作的作品就是《起家》(图1)。这幅作品的醒目特色是那块白色帐篷,它被狂风吹扬飞舞,在满天浓云的天空上卷出一个强有力的旋律,通过它把画面上的一切,包括人物在内,整个地带动起来,展现出一代新人——那些青年男女在广阔天地间大有作为的壮丽前景。

《起家》在主题上扣准了时代的脉搏,符合当时主流的意识形态,而在内容和形式的方面,作者的处理也相当完美,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当时年轻的詹建俊,已经能够很好地把握将自己的艺术表现与紧扣时代主题结合起来,这是非常不容易的。这幅作品既有主题性与情节性,还融入了作者自己的思想感情,已经显现出詹先生在艺术趣味上的倾向性。在当时来说,不够“左”,不够先进和积极的作品,都不是好作品。

图1《起家》

关于《起家》,艾中信的评价比较中肯:“《起家》是詹建俊初露才华的一件大型油画,这一幅他在油画训练班的毕业创作,比他以后的不少作品,虽然在技术上还不够老练,人物形象的塑造尚欠深湛,但在20 世纪50 年代,它无疑标志着作者的艺术水平,在国内有一定的代表性,在国际上有一定的影响。”[4]

2《毛主席在农民运动讲习所》

1961年,詹建俊又为军事博物馆建馆陈列进行创作,这次他选择了毛泽东在农民运动讲习所。詹建俊创作的革命历史画《毛主席在农民运动讲习所》(图2),力图描绘当时波澜壮阔的农民运动即将来临,青年马上就要出发,去为党工作,就像即将散布到全国各地的革命火种,表现了青年一代满怀斗志,意气昂扬,迎接一场席卷半个中国的大风暴的历史担当和精神面貌。

这幅作品最后的完成稿和最初确定的构思有所不同,最初是计划和《起家》相似,画面以风云的意象和气势,来形成整个画面的动势。但从最后完成的《毛主席在农民运动讲习所》看,在构图上有着较大的变动,从其中的一副草图中(图3),我们可以看出詹建俊最初的构思,可能更能表现作者最初的创作意图。毛主席在农民运动讲习所》着力描绘被大风吹动的树和天空的云,以风云的意象来象征激荡、风起云涌的革命时势,体现了作者很强的艺术构思和表现能力。

图2《毛主席在农民运动讲习所》

图3《毛主席在农民运动讲习所》创作稿

3《好得很》和《试看天地翻覆》

“文革”期间,政治运动打乱了正常的教学和创作,詹建俊也不例外。直到1975年,詹建俊被借调到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接受创作任务,以《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为主题,创作反映毛泽东考察湖南农民运动的革命历史画《好得很——毛主席考察农民运动》(图4、图5)。拿起十年内乱中被荒疏的画笔,詹建俊还是顺利完成了这幅作品,尤其是人物刻划相当成功,整个画面洋溢着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表现出强烈的时代气息。如果说缺点的话,就是在艺术处理上,难免受到当时流行的概念化影响,如把色彩画得过分红火。但从这幅主题性绘画中,也可以看出画家的造型能力,多人物的构图,动静对比组织得体;画面节奏感很强,色彩表现力极强;讲究形式美感和画面的构成意味。作品体现了詹建俊扎实的造型能力、高超的构图能力和油画语言的娴熟驾驭、表现能力。

图4《好得很》

图5詹建俊与《好得很》创作稿

此后,詹建俊又画了《试看天地翻覆》(图6),在这幅作品中,他借鉴音乐语言到油画中,达到丰富油画语言的效果,借助于奔腾的云气来渲染苍茫的天地,象征天地翻覆的时代风云。可以说这一手法,詹建俊已经驾轻就熟,运用得非常熟练和自如了。

图6《试看天地翻覆》

第二节詹建俊革命历史画的创作构思

上个世纪50 年代中期,詹建俊开始步入画坛,这一时期国内正在推行艺术为政治服务的文艺政策,艺术服务于进步的政治是艺术社会功能的应有之义,无可厚非。但由于在执行过程中的偏差,人们常常忽视艺术创造的规律,忽视艺术语言的锤炼,忽视形式美感,致使不少作品徒有好的题材,而缺少真正的艺术感染力,艺术创作中普遍存在泛政治化的倾向。詹建俊虽然也受到一些影响,但他在学习的过程中,更细心体会艺术品打动人心的地方,较早地与时流保持一定的距离。

他认为,作为画家,要满腔热情地拥抱生活,从现实生活中提炼艺术。正如他在接受采访时所谈到的:“实际上是当时社会的风气是支援边疆、农村,开发荒地。报纸上宣传,共青团组织,社会影响很大,我就注意到了这个题材。当时跟他们生活去了,画了一些素材写生,主要是去体验、去感受、去了解这些人的生活状况。”[5]

詹建俊当年在中央美院的时候,学校年年有下乡写生的安排,今年下农场,明年下部队,都要呆一个月或者两个月。那个时候劳动,拉犁、种地、收麦子,所有的农活都干过,跟生活保持零距离的接触。正因为对北大荒有切身的感受,才为他的《起家》提供了创作的灵感。因此詹建俊认为,艺术家只有从生活里发掘出来,深入体验和了解之后,才会找到那种感觉,因此他认为,创作一定要下去,深入生活,不下去的话就没有环境、没有人物。创作《狼牙山五壮山》时也是如此,他从搜寻文献资料到实地勘察地理环境,到寻访有关人士,一点一滴的逐渐深入去了解当时的历史情境,并深入体会所要变现对象的心理活动和精神状态(图7-图14)。

图7《起家》写生稿之一

图8《起家》写生稿之二

图9《起家》写生稿之三

图10《起家》写生稿之四

图11《起家》写生稿之五

图12《起家》写生稿之六

那时候画家创作的主题要重点表现工农兵,反映知识分子是不可取的,因为你本身就是改造的对象,因此必须要画积极的、先进的阶层,如表现工农兵,当时叫做新人新事新事物。当然要画工农兵,那么必须很熟悉工农兵的生活才行,因此画家就必须下去体验生活,如画农民运动就必须到农村去。只有亲自到农村去访问、搜集材料,才能亲身感受农民的特点,他们的形象、服装、动作和别的阶层都不一样,画其他题材亦是如此。

图13《起家》写生稿之七

图14《起家》写生稿之八

对于同一个题材,不同的作者的体会和感受不同,于是可能从不同角度进行表现,并采取不同的构图和艺术手法。如《起家》并不重点表现垦荒队员的形象,也不是以北大荒的自然景色为主,而重点表现人与大自然力量的抗争。与同时代类似题材的作品相比,《起家》偏重于抒情,而无意进行叙事,构思不落俗套。艾中信认为,这幅画是当时中国油画的代表性作品,“作品的主题思想是用感人的形象和优美的艺术形式来打动人心,而不是用枯燥乏味的说教硬塞进观众的头脑里去的”。[6]

图《起家》黑白分布图

《起家》描绘了一群风华正茂的青年人响应国家号召,到艰苦的边疆开发、垦荒。画面上表现的正是刚刚到达边疆,青年开始安营扎寨的一幕,而乌云密布,狂风大作,风雨欲来,刚刚搭起的帐篷要被大风刮走,画面上一块巨大的白色帆布在狂风中飞舞,垦荒青年正在与狂风搏斗,天空中游移中的大片乌云(如图d中b1、b2所示)和飘动着的白色帐篷(如图中a1、a2所示),形成强烈的对比,从而体现了自然条件的恶劣,拓荒者的勇敢、乐观,表现了新时代青年的精神风貌:朝气蓬勃,不畏艰难,追求理想,热情乐观。

詹建俊认为:“情节的选择、表现手法和作品的主题是一个协调的整体,对其中任何一环作生硬的变动和改换,都可能影响和破坏整体的协调和统一。”[7]作者根据自特殊的体会和感受,来决定某一题材决定表达什么主题思想和采用什么手法,如果在创作中企图强行改变作者的构思,或突然变换另外一种处理方法,特别是从旁人的创作和意见移植而来,由于不能与自己的思路融合,而且很难唤起生动而丰富的意象,或者非自己所习惯的手法,均不易收到良好的效果。

詹建俊在创作《狼牙山五壮士》时也是如此,最初的构思是表现英雄跳崖的一刹那,以群像式的处理手法达到纪念碑式的效果,突出表现宁死不屈、气壮山河的英雄气概。但在创作过程中,由于领导的不同意见,不得不表现战斗的场面,然而因为与詹建俊内心的体验差距较大,虽然他画了不少的草图,但场面和人物怎么刻画总是不理想。最后还是重新回到原来的构思上,才最终将作品完成。由此可见,画家创造意象的获得,必须是基于画家本人的气质、修养和生活感受,而不是可以随便改变的,这也是不同艺术家的作品具有自己独特风格面貌的根本原因。

对于革命历史题材创作,詹建俊在《走弯路有感》中痛切反思:“要求一个年轻的作者,在创作过程中从不成熟到成熟,我觉得珍视从某一特定题材获得的新鲜感受,保持最初的创作冲动,有意识地使自己原有的创作意图、要求和风格,在不断提高认识和探索特殊的艺术手法中,确实获得充实和发展,对于创作进程的顺利与否,以及作品的完成和效果,有着一定的重要意义。”[8]他的结论是,在探索表现“某一特定题材”的“特殊艺术手法”中,要珍视自己对生活的感受,而且要保持最初的创作冲动,因为这是最能体现作者个性的。《走弯路有感》是他对自己的革命历史题材创作经验的一份总结。

在詹建俊看来,历史题材创作对艺术家来说非常重要:“历史题材是美术创作很重要的一个门类和传统,世界上很多重要的、在美术史上产生影响的经典作品,都属于历史题材范畴,这些作品的思想内容和题材本身所承载的历史重要性不言而喻。艺术家应该去追寻和承担能对社会产生更广泛影响和更具历史价值的题材。”[9]

[1]马克希莫夫油画训练班,是于1954年由苏联专家在中央美术学院院创办,进行苏联式的绘画训练,参加这个训练班中包括靳尚谊、冯法祀等等后来油画届的名家。这个训练班的教学与成果也对中国的油画届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2]由于当时社会环境的影响,艺术方也深受苏联写实主义风格的影响,尤其在马克希莫夫油画训练班的创立后,以及当时留学也多去列宾美术学院、苏里科夫美术学院等学习苏联的创作方法。但同时,从董希文、以及詹建俊身上,我们也可以看到在那个时代下他们也在努力探索,兼中西相融合的学习。

[3]范迪安. 从象征写实到抒情表现——对詹建俊油画的再认识[J].美术研究, 2007,第8页。

[4]艾中信. 循着艺术的规律探索前进——谈詹建俊的油画创作[J],文艺研究. 1981年第5期

[5]詹建俊访谈记“文化革命——艺术走向社会”艺术群展,2011年。

[6]艾中信. 循着艺术的规律探索前进——谈詹建俊的油画创作[J],文艺研究. 1981年第5期,第97页。

[7]詹建俊. 走弯路有感[J]. 美术. 1961年第6期,第68页。

[8]詹建俊. 走弯路有感[J]. 美术. 1961年第6期,第68页。

[9]詹建俊. 绘画是件幸福的事. [J].中国文化报. 2013年,第55页。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