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你在左,我在右(四)|作者:王晓

时间:2018-03-01 19:00:14 作者:豫见大河 阅读: 2200 点赞: 95 分享: 41

公告:一次投稿将同时发布三大平台

凡发表于大河文学公众号的投稿作品,将自动同步发布于腾讯天天快报、凤凰新闻、网易新闻共三大媒体平台,将您的作品尽可能多渠道传播。另外,来稿还将选择性发布于人气火爆的今日头条、百度百家号、UC头条、搜狐新闻、简书等大河文学所属平台,没被选发于今日头条等大河文学所属平台的,如能在本微信平台发布后获得30位以上读者的留言评论也可以发布于今日头条等平台。需转载原创文章的可申请授权。

从八里沟回来,面对韩池,林曼显得有些疏离。她在心里划了一条杠杠,就像儿时课桌中间划的那道三八线一样。

韩池反倒坦荡,这天,他很随意地问林曼:“知道我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吗?”林曼瞥了他一眼,没搭腔。“我喜欢身材高挑的,长发披肩的。记住啊,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韩池自顾自地说。

也对啊。韩池的老婆林曼见过,长头发,个不低;据他自己说,之前的初恋也身似修竹,发如锦缎。而林曼呢,虽则玲珑,实乃娇小,短发齐耳,素面朝天,远远看去像个高中生一样清汤寡水,全无半点妩媚之态。但是林曼并不艳羡旁人,她只一心一意爱自己,爱自己喜欢的人和事。林曼美在淡雅,就像兰草淡淡的香,自己闻得到,离自己近的人闻得到,远一点的人就闻不到了。

“自恋!”林曼啐了一口,表示不屑。

“就知道你不喜欢。”韩池一脸正色,“所以,咱俩的关系最阳光了,跟赤道边上的太阳一样……”韩池既这样说了,之前那点误会,林曼也就不放在心上。工作中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俩人的态度都和平常没什么两样。

韩池长相算不得英俊,外表粗枝大叶的,待人接物却自有他的一种风神,俩人在一块说话、行事契合度都很高,做朋友,还是蛮不错的。韩池爱聊天,林曼喜欢笑。以后很多年,每当林曼想起和韩池交往的过程,萦绕于心,念念不忘的是浸泡在那些年里的韩池和自己,简单快乐、没有任何爱恨纠葛的两个人。

有一回,林曼去亲戚家吃婚宴。吃饭中间,韩池打电话过来。“吃完了吗?”韩池的声音听起来很熟悉。“怎么了?”林曼颇为不解,以为单位有事了。韩池又问:“没刮风吧,你带帽子了没?”“莫名其妙……”林曼挂了电话,不知道韩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第二天一早,林曼来单位上班,刚走到大门口就听见有人在后面喊她,一回头,却是韩池,在清晨的阳光里笑嘻嘻地向她走来。林曼也笑了,并没有问他昨天打电话做什么。韩池开口了,说要给林曼讲个笑话。

“说,从前,有个人去吃席。走亲戚嘛,衣着自然要排场一点,长衫、礼帽……”讲到这里,韩池上下打量起林曼。林曼有点局促,摸摸自己的脸,低头看看自己的衣裳,觉得并没有不得体的地方。韩池笑了笑,接着往下讲,“吃罢席,那人往家回,一阵风刮,把他的帽子吹到地上。他想捡帽子,奈何弯不下腰呀。正发愁,迎面过来个孕妇,他赶紧问,能帮我把帽子捡起来吗?那孕妇挺着大肚子瞪了他一眼。他望着孕妇的肚子,恍然大悟:哦,原来你也刚吃完席啊……”

不得不说,韩池的笑话讲得实在蹩脚,不怎么好笑。但想起那个电话,想起吃席,林曼忍不住笑了。哈哈,原来韩池的包袱藏在这呢!林曼觉得韩池简直像小孩子一样可爱。

“昨天下雨了,又刮风又下雨。”韩池说,“不过还好,上班时下的雨,反正在办公室里呆着不出去,没淋着。不过,下班时雨也没停……”韩池发现自己语无伦次,就默然了。

林曼有点晕菜,望着他笑了:“你咋了?”“没什么。——我,有话跟你说。”韩池又说。林曼望着他,疑窦重重,他到底怎么了?林曼觉得韩池真得很奇怪,成熟起来很成熟,幼稚起来又很幼稚,有时候很聪明,有时候又显得笨,可他又不是一味聪明,更不是一味地笨。韩池身上矛盾的地方,实在叫人费解。

韩池的表情忽然起了变化,他微笑着和人打招呼,原来是矿上的老沈从他们身边走过了。韩池再不多言,和林曼一起朝办公楼走去。

韩池舌头底下还藏着许多话,他有许多许多话想跟林曼说,其实他已经说了,似乎林曼也懂了。林曼脸上静若秋水,但韩池能看出来她并不讨厌,甚至还有些欢喜。韩池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内心笃定一件事,就好像小时候参加考试,卷子发下来一看,答案全都是自己知道的,心里充满欣喜,又格外平静。

那之后,俩人交往更自然随意了。林曼喜读书,韩池就买些书送给林曼,也借书给她看。相比于那些装潢臻美的成套的作品集,林曼最青睐的是那本大字版的《最美散文集》。韩池有这本书,普通版的。林曼看得爱不释手。林曼读书通常过三遍,一是粗读,二是批注,三是抄录,所谓“偷来的锣鼓敲不得”,书是旁人的,自不能尽情批注勾画。韩池安慰林曼说:“没事。那书你喜欢看,也不白当一回书,比明珠投暗强多了……”那本书林曼看了好多遍才还给韩池,可能是久霸成业的缘故,林曼还书时颇不情愿。

也是机缘凑巧。过后没几天,韩池陪儿子去新华书店买卷子,无意间在书架上发现了大字版的《最美散文集》。韩池心下一动,林曼不是想要这本书吗?大字版的更好,省得她费眼。

韩池把书递给林曼,表情自然,语气平淡:“你的书……往后也一把年纪了,大字的,对眼好。”林曼先是怔了一怔,接过那本书,翻开目录一看,兴奋地说:“就是它,和你那本内容一模一样呢!”正说着,有人来办公室了。林曼看韩池的神色似乎不想叫人知道这件事,就搭讪着把书放在办公桌一角。她的动作虽然从容,脸却慢慢红了起来。林曼自己也看不见脸有多红,只觉得两耳也热烘烘的,又恐怕旁人看见,心里一急,脸倒更红了。当时林曼虽有些窘态,过后倒还好,再见到韩池依然没事人一样。

只有林曼知道,她梦过韩池。梦中他死去了,好端端的人怎么说没就没了?梦里的场景很苍白,没有过多的忧伤和悲戚,只有铺天盖地的无所适从,林曼想要看清楚,却什么也看不清楚,后来,林曼醒了。

惨淡的月光透过窗棂洒在床上,林曼满脑子还是刚才的梦,身旁的夫发出匀称的鼾声,床头的凤尾竹沐浴在月华中如绿雾般轻盈,一切都是那样宁静安好。可刚才的梦让林曼阵阵心悸,再也睡不着了。林曼没开灯,只在朦朦胧胧的月色中睁大了眼。夫也做梦了吧,他发出模糊的呓语,身子朝林曼这边偎了偎。夫可稀罕林曼了,好吃的好穿的都尽着她,没事的时候不是陪她散步就是陪她逛街,这样好的男人上哪找呢。可是,生活安定的林曼咋会梦见旁人呢?林曼深觉不安,甚至有莫名的负罪感。

一日,林曼读林清玄的散文,恍然开悟。文中写道:“我时常有一种新的感怀,就是和一个人面对面说了许多话,却仿佛一句话也没说;可是和另一个人面对面坐着,什么话也没说,却仿佛说了很多。人到了一定阶段,就能穿透语言,表情,动作,直接以心相印了,也就是用素朴面对着素朴了。” 掩卷之后,林曼不免珍惜与韩池之间的情分。

毋庸置疑,林曼对婚姻是忠诚的。假使恋爱是人生的必需,那么,友谊则是一种更奢侈的情感。大抵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趣味相投,方能永以为好。即便平素间投桃报李,莫逆于心,能维持长久不衰者,才有几人?故而,千金易得,知己难求。以心相印,素朴面对素朴,与钱钟书老先生推崇的“素交”异曲同工,“素是一切颜色的基础,同时也是一切颜色的调和,像白日包含着七色。真正的交情,看来像素淡,自有超越死生的厚谊。假使交谊不淡而腻,那就是恋爱或者柏拉图式的友情了。”黄山谷《茶词》云:“恰如灯下故人,万里归来对影;口不能言,心下快活自省。”那种心里明白,嘴里说不出来的好,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才算真朋挚友。林曼心里有了定位,几年来,她习惯了来自韩池的淡而不腻、无关风月的好。

韩池喜欢看荷。每天中午下班,总要在荷池边站一会,才去餐厅吃饭。没人知道,韩池是在等着看林曼一眼。那一年,韩池已经升任二矿副矿长,需要应付的人事繁杂了很多,有时候忙起来,半天也见不着林曼。荷池是去餐厅的必经之路,只要不出差,一到饭点,韩池都会去看荷。韩池喜欢看荷,在韩池眼里,荷叶、荷茎,荷花、荷蓬,乃至残荷,都是好的。鱼戏莲叶间,莲叶何田田。韩池站在池畔连连叹气,“青石堰,碧波潭,凌波袅婷婷,锦鲤戏水惺惺惜, 卿需怜我我怜卿……”

冬天,下雪了。中午林曼去餐厅吃饭,下意识地瞥了瞥荷池,他没在。林曼略有失落,怅然离去。吃罢饭,林曼回办公楼,远远看见他和几个同事说说笑笑走在雪地里。林曼就想,走在他身边的要是自己该多好啊!当时林曼情郁于心,发乎自然,并未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什么不妥,乃至过后追忆,方知那时已悄然心动。

林曼哪里知道韩池内心的纠结?韩池知道他在思想上已经越界了。韩池开始审视自己的婚姻。毫无疑问,妻很好,日子也好。而林曼呢?只要两个人都在,即使漫无目的地走着闲逛,也不觉得无聊,即使随便一顿饭都能吃出好滋味,彼此之间说的每一句话,好像都卡得好好的……也不管中间隔着多少人,也不管距离有多远,只要她在,韩池就能感受到她的……频率。频率,真是最神秘,最诡异的东西,尤其在爱情中。频率对不对,只有自己知道。可悲的是,有时候明明知道频率错了,基于习惯,出于责任,迫于舆论,为了利益不得不捆绑在一起,直至一辈子。

人只要能耐得住寂寞,就会少出很多洋相,少惹许多麻烦。韩池时刻警醒自己,希望能摆脱情感上对林曼的依赖,却不知任何理智在感情面前都是徒劳的挣扎,所有的道理在爱情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爱情?他们之前算是爱情吗?两个没有资格谈爱的人,会不会亵渎了爱情?韩池无数次拷问自己,越想越明白,对待感情他是慎重的,他喜欢林曼,他不能毁了林曼,更不能毁了自己。

韩池有意控制自己不去荷池,有意让自己全身心投入工作,他以为忙碌能冲淡烦恼,能赶走林曼的影子。谁知道越是忙,越是不见,心底的渴望越深切张狂。眼看饭点要过了,他竟然傻子一样跑到餐厅转了一圈,在人堆里瞅了她一眼才放心。

那几年,韩池总是有些懊恼,懊恼自己没有把话说得明白一点,由此可以得到一个比较明确的答复。虽然他认为林曼对他很好,但是回想她对自己表示好感的地方,桩桩件件想起来,似乎都不足为凭,或者仅仅是出于友谊,或者仅仅是因为她的善良,顾着彼此的颜面。韩池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尤其他们这样的情形。而林曼呢,好像揣着明白装糊涂,或许她潜意识里已经和韩池达成了共识。——就算表达得再清楚又能怎样,不过是徒增烦恼吧。还不如打着友谊的幌子对一个人好,只要不说出来,不进一步,于人于己精神上、道义上都没有过重的负担。

人算不如天算。改制之后,宛城煤业公司进入多元化发展阶段,先后在青海、新疆、西藏、赤峰等地开辟新的经济增长点,韩池调任西藏分公司任职。临行之前,他想见见林曼。

“一见,可否?”

作者简介

王晓,河南省济源市人,文学爱好者。

相关阅读
  • 爆笑:漂亮能干的女人

    爆笑:漂亮能干的女人

    2018-02-04

    图片来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后台删除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chuangshi998...

  • 恐怖故事:惊悚之死亡笔记 第一篇

    恐怖故事:惊悚之死亡笔记 第一篇

    2018-03-15

    恐怖故事:惊悚之死亡笔记 第一篇

  • 相爱到结婚已有8年,霍启刚首度回应娶郭晶晶原因,一句话足矣!

    相爱到结婚已有8年,霍启刚首度回应娶郭晶晶原因,一句话足矣!

    2018-02-07

    不得不承认,郭晶晶算是国内明星嫁入豪门最成功的案例了,相比于贾静雯,吴佩慈等人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现在算起来人家两人相爱已经有8年,结婚已有5年,郭晶晶这个嫁入豪门的儿媳妇似乎很受霍家人的待见,莫非郭晶晶真是在上世纪拯救地球时得来的福气?这个估计得从霍启刚的爷爷说起,当初霍启刚的爷爷霍英东主要在...

  • 俄罗斯艺术家作梅西巨型壁画 梅吹方式五花八门

    俄罗斯艺术家作梅西巨型壁画 梅吹方式五花八门

    2018-06-11

    腾讯体育6月12日布龙尼奇讯(文/周骁)在俄罗斯小城布龙尼奇也许没有人会说西班牙语,但是一定没有人不知道梅西。得知阿根廷国家队将驻地选在布龙尼奇后,俄罗斯街头艺术家谢尔盖-埃洛菲夫为梅西创作了一幅巨型壁画,立刻成了小城里的网红景点。【直击世界杯专题】梅西的肖像以壁画方式呈现这幅梅西壁画位于阿根廷的驻地一...

  • 滋味铁锅九款,家常有新意

    滋味铁锅九款,家常有新意

    2018-02-12

    铁锅奇味肥肠烤虾原料:鲜虾300克,炸薯条150克,水发烟笋片100克,卤肥肠200克。 调料:自制奇味酱200克,老油150克,鲜花椒25克,蒜15克,姜片5克,葱段5克,青红椒圈各10克,香油10克,孜然粉5克,花椒油10克,白糖5克,味精5克,鸡粉5克。制作:1、虾洗净,用竹签穿好;肥肠从一侧剖开,成片,用竹签穿起来,跟虾一起...

推荐阅读